中国西部黑鹰山供电所员工:配得起“光明使者”称号

中国西部黑鹰山供电所员工:配得起“光明使者”称号

  通讯:中国西部“生命禁区”的“光明使者”:“灯火闪烁时,有巨大满足感”

  中新网阿拉善5月4日电 题:中国西部“生命禁区”的“光明使者”:“灯火闪烁时,有巨大满足感”

  中新网记者李爱平

  “好,继续挖,挖得再深点,下面有石头,注意一下……”33岁的夏爱军站在戈壁滩上,看着两台挖掘机师傅在轮番“挖坑”时,这样“辅导”着。夏爱军的任务是监护这些施工人员,如何将身旁的电线杆防洪拉线做合格,坑挖规范,不至于发生危险。

  “五一”小长假以来,夏爱军没有休息,此刻他所置身的戈壁滩是被联合国生物考察组称之为“生命禁区”的中国西部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黑鹰山地区,他是黑鹰山供电所的一名员工。

图为被称之为“生命禁区”的内蒙古阿拉善额济纳旗戈壁滩。 李爱平 摄

  该供电所是蒙西电网最西端的营、配、变合一供电所,主要担负一座110千伏变电站、2座35千伏变电站的运行维护和10千伏配网线路的运检工作。这里气候恶劣,常年沙尘暴肆虐。

  “天上无飞鸟,地上不长草”是夏爱军来到这里工作5年来最深刻的印记。

  在这个供电所中,连同他在内一共有9名同事,他们共有的难题是开车沿着电线杆巡线必须要接受砂石路、‘搓板路’带来的剧烈颠簸。由于路难走,这里的第3任所长李吉存曾把鼻梁骨颠断。

  “由于‘行路难’,2014年该所值班员李保忠突发胸闷、头疼、恶心等症状,当额济纳旗的救护车赶到时,李保忠已错过了最佳救治时机,倒在了工作岗位上。”这里的员工们每次谈起这件事时都会掉泪。

  “这绝不是夸张,工作中开车到不了的地方,同事们徒步翻山越岭,一年至少要废掉两双绝缘鞋。”该供电所所长苏日嘎拉图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条件艰苦并不止于“行路难”。

  该供电所员工崔振辉是一名“70后”,自从来到这里上班后,由于饮用水水质含氟等原因,他陆续开始掉头发,后来“意外”地开始掉牙。“凡是来这里工作的人几乎都会出现黄牙。”

  令人动容的是成立至今逾12年的黑鹰山供电所的员工们每到夜晚,几乎都养成了数星星的习惯。寂寞的时候,还会自己和自己说话。

  在过去的12年间,黑鹰山供电所工作人员陆续完成了附近工矿企业、部队、边境派出所、牧民的长明电输送工作,让更多人感受到了有电的好处。

  夏爱军告诉记者:“夜幕降临时,看着天上的星星,看着周边闪烁的灯光,有种巨大的满足感。”他觉得,他和同事们配得起“光明使者”这个称号。

  当地牧民布和巴特尔说:“有了长明电后,我买了3个冰箱放肉,一年到头都能吃到‘鲜肉’,家里电器都有,几乎过上了和城里人差不多的生活。”

  额济纳旗公安局算井子边境派出所所长斯日古楞说:“作为中国北疆最偏远的边境派出所,2016年11月30日派出所正式通上了长明电,这一天已写到我们的大事记中了。”

  “有电后,给家人打电话、视频太方便了,减除了我们不少相思之苦。”斯日古楞表示,“我们和供电所的工作人员就像一家人,只要电方面有问题,一个电话打过去,准来。”

  守望在这里的供电所员工也学会“苦中作乐”。

  高苏腰乐吐是一名蒙古族“90后”,业余时间,他将工作的地方拍成小视频发至社交媒体上,他说,“能让外界了解我们,很有成就感,尤其是有人点赞的时候,觉得自己是在传播正能量。”

  同为“90后”的胡岩君,今年还将女朋友接到黑鹰山供电所“备战”公务员考试。他幽默地说:“未来我们要共同生活在这里,一起数星星。”

  在苏日嘎拉图看来,此前尽管黑鹰山供电所获得了“中国最美供电所”“学雷锋活动示范点”等多项荣誉,但仍觉得对不起这里的同事们。“他们太不容易了,尤其对不起他们的家人。”

  “其实也没什么,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。”夏爱军乐观地说,“实话说,我们愿意做那颗夜空中最亮的星。”(完)

【编辑:孙静波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rxred.com

“逼儿子头悬梁读书”不是教育是违法

“逼儿子头悬梁读书”不是教育是违法

  - 来论

  5月2日,新京报记者从长沙市天心区法院获悉一起父亲逼儿子“头悬梁”读书的案例。男子李某自幼在家暴中长大,坚信棍棒之下出孝子。从儿子6岁起,李某就逼他用头撞墙练“铁头功”,效仿古人让儿子“头悬梁”,用长绳高高地束起头发,甚至用铁丝捆住儿子的手,让其在家里不停地跑。4月28日,天心区法院作出人身保护令,禁止李某恐吓、辱骂跟踪、骚扰和接触儿子。李某当场写下保证书。

  古人“头悬梁,锥刺股”,凸显的是其自主的学习意识,一直是我国传统教育理念里劝人好学上进的经典案例。而这里的父亲则是强迫儿子“头悬梁”,明显突破了法律底线,甚至涉嫌虐待。

  自己从小经历父母的“棍棒教育”长大,就认为自己被“教育出来了”,因而要将上辈的“文化”传承下去,从这一点我们不难分析,这位“棍棒爸”其实就是一场失败的家庭教育的受害者,甚至是一位牺牲品。

  更严重的是,这位爸爸身上显然还带有浓重自私色彩的“孝子”价值取向。“棍棒爸”暴力训儿的目的,与其说是为了孩子成才,不如说是为了训练出一个符合父亲意志和利益的“孝子”。假若儿子还要步其后尘、继续传承下去,那才是最可怕的问题。

  而从法律的层面分析,长沙这位“棍棒爸”的行为已经侵犯了孩子作为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。家长有教育培养子女的义务,但没有对其施暴的权利。

  “棍棒爸”虽是极端个案,但这种个案仍有启示意义,并且重申了一些常识和法治概念。

  比如,子女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,拥有不可侵犯的人身权利,父母必须尊重孩子的权利,遵守国家法律。从教育的理念来说,健全人格才是健康成长的前提,赋予孩子健康的成长环境,拥有健康的人格,远比“棍棒成才”更重要。

  那些以“棍棒成才”之名,行家庭暴力之实的所谓“教育方式”,还是省省吧。

  □马涤明(媒体人)

【编辑:吉翔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rxred.com

集中隔离办赛方案被冷落 MLB计划尽可能在各队主场重启赛季

集中隔离办赛方案被冷落 MLB计划尽可能在各队主场重启赛季

因为新冠疫情,今年的MLB赛季在春训还没练完就叫停了,之后大联盟一直拉着球员工会(MLBPA)和医疗顾问等相关单位在筹划各种各样的复赛方案。最主要的思路是集中办赛,即将大量球队安排在一片区域内,做好隔离工作的同时办赛。

之前流传较多的版本有集中在亚利桑那,有亚利桑那和佛罗里达,还有一个是再加上得克萨斯的三地办赛。这些方案之间互有利弊,但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:球员需要远离家人,在隔离状态下比赛。因此有不少球员质疑是否可行,看样子大联盟也不太会采用这一套了。

大联盟曾经考虑过用两处春训基地群复赛

根据坦帕湾时报的坦帕湾光芒随队记者马克-托普金(Marc Topkin)的消息,大联盟青睐的方案是尽可能让球队可以在各自的主场比赛,其他方案恐怕要受到冷遇。该方案预计六月下旬或七月上旬开打,分区也不会做调整,还是按照原来的进行,而赛程会被压缩到80场比赛。

光芒主教练凯文-卡什(Kevin Cash)告诉托普金:“我比十天前更加乐观了,听上去各个方面都有充分的考虑,球员、老板、联盟官员,整个行业试着把所有大脑集中在一起,设计出新赛季的方案。”

光芒主教练卡什

在大联盟主场打球的好处显而易见,球员和工作人员能住在自己家里,电视转播也更容易了(因为设备都是现成的),随着疫情的好转,球迷也有机会进场看球。有可能部分球队可以在自己的主场迎来开季,而有些情况特殊的会暂时寄住在中立球场。

早日确定赛事的大致思路至关重要,因为大联盟和MLBPA还得商量具体的赛程安排。像是一日双赛、减少休息日、剔除全明星周,把常规赛结束日期推迟到十月等等。如果所有或者大部分球队能在主场比赛,制定新赛程就容易得多。

目前北美疫情有好转的迹象,近期研究结果也证明新冠病毒的危险性并不如之前想象的大,更关键的是恢复经济运行的呼声正成为北美的主流,这一切都有利于大联盟以接近于往年态势的方式恢复赛季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rxred.com